讀者投稿

他對貓狗更溫柔

作者: 社欣@4砵甸乍街

Pic by Kit@4砵甸乍街

20211020-Reader.jpeg

有幾多對初戀情人可以一起走進婚姻?這對夫妻從中學起拍拖,先同居後結婚,一直與雙方父母相處融洽,按計劃懷孕,一箭雙鵰懷上龍鳳胎,舉家歡騰。沒人預料這天賜的禮物成為惡夢的開端。

 

產前檢查發現龍鳳胎有罕見病的特徵,後來又發現胎水少,胎兒生長緩慢。孕期在惶恐不安中渡過,胎兒早產出生,出生後需留院觀察。壓力煲在產後爆開了。妻子患上產後抑鬱,丈夫被診斷為躁鬱症,奶奶也抑鬱了,老爺情緒時常失控但不願求診。從此家中吵鬧聲不絕,一對龍鳳寶寶也分別被診斷為焦慮症和自閉症。一家六口,五人患病。

 

家中的傭人抵受不了壓力,來了又走。離婚,成了時常出現的議題。婚姻輔導試過,在輔導期間兩口子越說越激動,感覺似是挖開傷口再灑鹽。用藥物控制情緒試過,藥越吃越多,怒火卻仍然旺盛。醫生嘗試在門診做些調解工作,卻像是火上加油。兩夫妻暫時想到一個緩沖方法 --沉默。不再溝通,不再爭吵,同床異夢,如是者過了平靜的數個月。

 

這對夫妻願意再次對話,是因為一對子女的行為情緒問題越來越越嚴重,兩口子不願對話也一定要對話了。

 

雙方對於對方的管教方式諸多不滿,未開口已感到戰意甚濃。妻子思路清晰,聲音溫婉動聽,甜甜的像棉花糖,可是卻暗藏「棉裏針」,句句剌中丈夫的要害。丈夫像身受重傷的猛獸,奮力發出最後的咆吼。

 

「醫生你看見啦,他躁狂症發作!又不願意服藥!」

 

「我一開説話就說我發作,我閉口不言好了。」

 

「你說話的方式叫人非常難受。那次吃飯你不停大聲喝罵奶奶,她一臉死白、雙手不停在震你看到嗎?老爺滿臉焦燥、不停向我打眼色你看見嗎?上次在爭論去哪間餐廳,你可知道你的語調嚇怕了兒女?雖然他倆坐在我身後,我感覺得到他倆急促的呼吸聲、他們的小動作,他們很害怕很不安。你一說話,身邊的人全部都被你嚇怕!我是為了一對子女才忍著你!若不是他們,我一早活不下去了!為母則強,我為了子女,甚麼苦都不怕!」

 

「你別把自己說到這樣偉大好不好?我沒有為這個家付出嗎?他們生日,我廢盡心思安排節目,又去主題公園又籌劃在哪間餐廳慶生!」

 

「還好說!你玩攤位遊戲時的緊張態度,叫兒子失去興趣和信心,他雖沒説出口,我感覺他好無奈!」

 

如是者他倆對決了數個會合。

 

「唉!結婚生仔真是中大伏了!」醫生火上加油。

 

「對!我非常後悔!」兩口子異口同聲地嘆氣。

 

「你倆拍拖超過十年、同居數年才結婚的,為何仍誤上賊船呢?」

 

「他以前是純情小绵羊,現在是時常咆吼的野獸!」

 

「是你把綿羊變猛獸的。」

 

「妻子以前應該不是丈夫口中固執非常、針鋒相對的女士吧?」

 

「可不是,她婚前比現在更固執、更自我中心、更火爆!」

 

「其怪,為何從前可以包容,現在妻子性格變好了,反而受不了?」

 

「是愛不夠吧。」妻子幽幽地說。「沒關係,我有一對子女就可以了。」

 

妻子敏感地偵察各人的感受,尤其是一對子女的細微動作表情,就是沒有好好感受她伴侶的心情。丈夫在妻子心目中,地位比家傭還要低呢。

 

「我就像是一個透明工具人。從來沒有人在意我的感受。」這次輪到丈夫幽幽地說。

 

「其他人在意與否不緊要,妻子把你當作透明就慘了。你其實是相當貼心的爸爸,有幾個爸爸會主動安排生日活動,又落力肉緊地陪玩攤位遊戲呢?」

 

「我不是看不到他的好,我只是不說出來吧。他其實非常有耐性,他對家中的貓、狗、烏龜很溫柔很耐心的。我也不時記得,當年我和家人鬧翻,他二話不說帶我搬出來住。我是用行動表達關心的,他的腳很癢,我立刻去買藥膏給他搽。」兩人繃緊的臉放鬆了點。

 

「他的襪穿了洞、孖煙通破了,你知道嗎?」

 

「當然是我換新的。」妻子笑笑。

 

「這些是基本吧?」丈夫也甜笑著。

 

「妻子是業績最好的銷售員,聲音甜美,又觀人於微,又洞察人心,理應可以好好地說句話,為什麼對著丈夫總是句句直剌要害呢?丈夫對小動物無限溫柔,無比耐心,妻子難道是貓狗都不如嗎?真是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好了。」

「我就是不服氣,我不甘心,為什麼我要對他好聲好氣?」妻子又不憤氣起來了。

 

「你以後當我是狗,我當你是貓,不就行了嗎?」丈夫一副貓奴上身的樣子。

 

是愛不夠?是婚後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叫終身伴侶情願以貓狗為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