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榕專欄

老先生的婚姻生活

作者: 李維榕@4砵甸乍街




無可否認,老先生很愛他的家庭,但是他不愛他的婚姻!

也許你會問,一個人怎麼可能愛自己的家庭而不愛自己的婚姻?

好像有點弔詭,但是千真萬確。很多人愛自己的兒女及兒女的孩子,就是無法去愛自己的老伴,這是很多現代家庭的悲劇。

我在好幾年前就見過老先生一家。是他的兒子首先聯絡我的,當時他們兄弟數人,完全無法與母親相處。大兒子與母親的矛盾尤其顯著,嚴重時甚至會動武。這家的幾個男人,包括父子兄弟在內,都是專業人士,溫文儒雅,何以與母親弄到如此不堪?

他們口中的母親,是個完全無法理喻的人。我提議把母親請來一起會談,他們面有難色,都說母親是一定不會出席的。但是再見面時,母親卻隨着一起來了,而且說:「我當然會來,我有一肚子的話要説!」

她好像憋了好久,一肚子辛酸,投訴家中沒人理她;先是丈夫,然後是兒子,完全當她透明。我也記不起詳細內容,但是一個女人的冤屈是那麼重,重重地壓在我的心頭。我還記得,她的丈夫一直沒有發言,都是幾個兒子為他出氣。其實大兒子並沒有把她當透明,反而是無論母親做什麼、不做什麼,他都有反應。正因如此,一見面就互相糾結,甚至大打出手。

很多父母關係疏離的孩子,都會取代父親的位置,有時為母親出頭,有時卻會為父親打不平。本質都是基於與母親難分難解,即使眼睛不盯着母親看,身體也感應到對方的一舉一動。在這個家庭,父親已經放棄,孩子仍然不斷想改變母親,步入中年,仍然不能停止,才導致那麼強烈的情緒反彈。

事隔數年,這次是老先生單獨來找我的。他說孩子大多移居國外,大兒子尤其遠走他鄉。慶幸他終於把情感放在別的發展上,現在家中只剩下兩老。老先生説:「平時還好,時間編排得滿滿的,偏偏遇上新冠肺炎,出不了門,也不能探望住在隣國的兒孫。夫妻日夜相對,十分苦惱。」

他又說:「我已經不去管她,早上起來,自己吃早餐,看報紙。本來相安無事,但是,她竟然把我的報紙藏起來。我從來沒有這樣生氣過……差點兒就想打她……我想家暴就是這樣產生的!」

老先生輕描淡述,但是可以想像他心中有多忿怒。

他説:「我本來睡得好,最近晚上常會醒來,總是推不走要打她的意念,我怕這樣下去,會像兒子一樣真的打她!」

他又拿出一本筆記,翻開一頁,對我說:「我覺得你上次說得對,你說我們的問題,就是太太拚命在追,我拚命在跑,她愈追得緊,我愈走得快……」

他沒有說,他愈走得快,她愈追得緊!

以前有孩子在中間周旋,母親的尖酸,都有他們來承接,父親完全不必招架。母親惹怒的是父親,出手打人的是兒子。現在只有兩老,父親怕自己的手再也忍不住,才會那樣震驚!

老先生彬彬有禮,談吐得體,談到多年來老婆給他帶來煎熬,完全沒有恨癢癢的不甘心。連想打老婆這麼原始的情緒,也整理得有層有次,一點不激動。

他解釋:「我本來也很奇怪自己有那麼大的反應,很擔心真的會出事,又不想與孩子談,怕影響他們與媽媽的關係。我的家人對我很重要,尤其是幾個小孫女。可是我太太總是說話傷人,讓大家聽了不爽,她們的母親就不許孩子接近我們了。」

這正正就是熱愛家庭,卻不能忍受另一伴的苦惱!

老先生的婚姻,也是現代很多知識份子的婚姻。他們附庸風雅,對情緒的處理井井有條,就是不能忍受老伴對自己的情緒要求,因此很多時候都會認為老伴無可理喻。他們不知道老婆是需要被寵愛的,不得寵的老婆,一定會變得面目猙獰。

見過很多翩翩君子的老妻,都是咄咄迫人。記得老校長的太太嗎? 由「江南第一美人」,變成兒子所形容的「江南第一潑婦」。很多患有憂鬱症的女仕都會投訴,是丈夫的冷漠把自己逼入精神病院。

當然,婚姻出現問題,雙方都有一定的責任。問題是一個跑掉了,另一人怎樣都無法解決問題。偏偏女人一旦情緒失控,男人就嚇跑了,那麼問題就只有不斷輪迴。

老先生問:「那麼我可以怎麼辦?」

我笑說:「你不是同意多年來她追你跑這個比喻嗎? 這次你生這麽大的氣,起碼證明你並不冷漠,是個好現象呀!」

他苦笑說:「我太太也説過,憎恨要比冷漠好,Hatred is better than indifference!」

我說:「那麼起碼這次她成功挑動起你的情緒!」

很多人以為這是男人過於理性之故,我卻不太認同。老先生一樣有他動情之處,只是表達方式不一樣。 談起他的兩頭狗,他就整個人都柔情似水,充滿愛意。

我説:「你太太一定會說,如果你對她有像對狗一半的好,她也一定會對你楚楚依人!」

其實要改變也不難,只要老先生肯對老妻分享一點他的風度翩翩:一聲早晨、一個微笑、一句好話、一些基本禮貌,也許就會把對方溶化。

既然彼此折磨了大半輩子都沒有分開,起碼說句感激!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