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榕專欄

我有一個夢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文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始〉




這個案例討論過很多次,本來是別的治療師帶來讓我作評估的一個家庭,我只 見過一次,但總是念念不忘。


並非這個案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相反的,家庭帶來的是一個十分普遍的問 題:那就是當女的焦慮失控的時候,最希望的就是男的在旁抱抱她;而偏偏這 是男的最想溜掉的時候,這就是我稱為「千古難題」的難題,如何解決得了? 當然,有人會說,抱就抱唄,有什麼大不了? 但是如果本質問題沒有處理,即 使勉強做到親密行為,也不會有效地解決夫妻間長期積聚的隔膜。


我們的團隊討論了很久,在丈夫也有情緒的情況下,如何讓他去接近老婆?這 實在是強人所難。負責的治療師告訴我們,在跟進個案時,丈夫真的向他提出 抗議:「怎麼老婆的情緒需求變成我的『緊箍兒』?只叫我去滿足她,那我的 需要誰來管?」夫妻之道,真的不能以一方的想法為歸依,要達到琴瑟和鳴, 必須找到一個雙方都滿意的互動方式,那是一種需要不斷經營的磨合。


治療師把這訊息帶給他們,又再帶來一段他們會談的紀錄。這一次,妻子似乎 意識到當大家都有情緒的時候,是不可能要求親近的,她對丈夫說:「你不來 安慰我也罷,但是不要當場指責我,尤其在管教孩子的時候,即使我有不對的 地方,不然只會火上加油。」


丈夫理直氣壯:「我們已經很有進步,你不能總是要求完美。就像買股票,有 升有跌,不能因為跌了一下,就大發脾氣…」


此時治療師也忍不住幫男人,對女人說:「你在表達自己情緒之餘,可否也顧 及丈夫的感受?」


如是者三人爭持了好一會,最後女的被弄到啼笑皆非,哭了、又禁不住笑起 來,說:「我已經這樣情緒激動了,你還要我去關注他,我怎辨得到?」

男的也追着問治療師:「你是專家,你告訴我該怎麼辦?」


治療師左右碰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是一個婚姻治療常常都 要面對的現象,順得哥來失嫂意,如果你雙方討好,也可能讓雙方都生你的 氣。


其實,治療師已經成功地協助這對夫婦由本來避免衝突的位置,勇敢地面對多 年沒有解決的問題。但是當他們面對矛盾時,就會互不相讓,這是一個必經的 過程。 很多夫妻就是為了避免爭吵,或者在多次爭吵仍然無法解決分歧後,才 採取避免矛盾的態度。問題是,避免矛盾並不等於矛盾就不存在,反而會為他 們帶來冷漠和疏離,這種內傷往往只有他們的孩子才能體會。 所以很多孩子都 說,寧願父母吵架也不想看到他們冷戰。

因此,當夫妻這樣坦然面對他們的糾結,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治療師無法協 助他們成功突破,也會前功盡廢,再一次確實「問題是無法解決」的絕望。


這是一個關鍵時刻,也是一個治療師很容易忽視的時刻。我當時也只是隨意給 了一個無厘頭的回應:「那就問問他們今天股市如何,是升是跌吧!」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再次經歷這對夫妻的對話;這一次我明晰 看到妻子不再要求丈夫在自己生氣時擁抱自己,只是請他不要在那時指責她, 這是一個很合理的要求。但是丈夫仍然記懷着妻子以往失控時的嚇人模樣,談 虎色變,完全聽不到她這次的表達方式已有改變,反而用股票的隱喻去揶揄 她,這就真的是印正了妻子所說的「火上加油」了。


這是夫妻關係的一個微妙關卡,又再顯示一次女兒曾經向他們指出的「連鎖反 應」。如果治療師把握良機,及時提醒男人不要在這時候用言語刺激妻子,男 人也許會有所突破;而經歷到丈夫的突破,妻子也必然回報顧全他的感受。但 是錯過了這個可以帶來改變的大好機會,男人就習慣性的振振有詞,繼續大談 股票之道,妻子愈聽愈沮喪,結果又是不歡而散。

要察覺這種互動關係的微妙,治療師必須投入來訪者的系統內,從他們的互動 中感受到夫妻關係的敏感度。我自己在治療及督導工作時,都須要全神投入, 不但要聆聽說話內容,還要看到人與人之間的表達形式。有時不小心漏掉了一 些重要關連,過後就會很不舒暢。意識不足之處,下意識也會在夢中給我提 醒,讓我不能忽視。

這個夢,點亮了我白天的盲點,讓我清楚看到答案就在這對夫妻的互動中,只 要在這關鍵上反覆調整,他們就有可能衝破這個把他們綑綁多年的輪迴。


好在個案的治療師也醒悟了,趕快把夫婦找回來,補償這次失誤。治療師是個 說話溫柔的男士,我提議他對丈夫說:「你試試換個語氣對妻子說話,她的反 應也一定會改變。我們把她弄哭了,如果是我的妻子,我就會走去抱抱她,此 時最不適合給她講道理。」

何謂美滿婚姻,並沒有標準答案,每對夫婦都只能在經驗中學習。治療師的作 用,就是為這個過程帶來焦點,有時還要以身作則,千古難題也就迎刃而解。


22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