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榕專欄

父親的創傷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文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始〉



這少女二十一歲,已經在國外上大學,現正回家度假。但是整整三個月,她都 避免與父親接觸。父親百思不解,女兒自幼就是父親的好搭配,出雙入對。父 親喜歡唱歌,女兒為他伴奏;父親在親友中周旋,女兒總陪在身旁,人人都羨 慕他們。如此親密的父女關係,怎麼一下子就形同陌路?


父親的解釋,就是女兒生病了!女兒真的是情緒激動,有時一發不可收拾,難 以控制。她自己卻說:自少父親管教嚴厲,凡事要求十全十美,在她心理上造 成很大的創傷,正在接受心理輔導。


有趣的是,如果是少時管教過嚴,她現在已經是個大學生,假期很快就結束, 不久就遠渡重洋,山高皇帝遠,怎麼現在才發作?而且父親一聽到女兒出問 題,就不停自我反省,四處找專家救助,為什麼女兒總是避之則吉?


如果沒有機會探索父母與孩子共處時的互動模式,很難理解這種父女感情的糾 葛。但是當我們探討整個家庭的關係,不單是聚焦於父女的互動,還有父母、 母女的相處,很快就發現父親的關注,幾乎全部都是集中在女兒身上,妻子好 像是透明的。父親愈是關注女兒,女兒就愈是躱避,甚至不肯回望父親。而女 兒愈是躱避,父親就愈更焦急。

父親說:「我現在明白了,專家都對我說了,是以前對你管教得太過嚴厲,造 成你的創傷,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一定會改變的!」

我忍不住對父親說:「我覺得現在女兒不與你說話,對你才是最大的創傷!」 父親聽了,

下子就崩潰了,他的悲哀全部湧上心頭,哭泣不已。

怪不得有人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聽過一個男人說:「抱着襁褓中 的女兒,叫着女呀!女呀!心肝寶貝的那種毫無保留的甜蜜,是沒有别的感覺 可以代替的。」尤其是當父母感情不夠親蜜的時候,父女的深情,很自然地就 代替了夫妻之間的密切。

這種情況在孩子少時很正常,甚至可以拉近父母的距離;但是長大了就往往成 為孩子的心理負擔,甚至是一種精神困擾。在臨床案例中,我們常會看到母親 與孩子過於密切所造成的難分難解,其實父親與孩子,同樣可以基於過份密切而失去邊界。尤其是成長中的女兒,生理及心理都在發育中,特別敏感,對於 父親的過份親近,就會產生很大的困擾和抗拒。

早前也遇到一個類似的家庭,父親聲淚俱下,訴說被女兒拒絕的失落,女兒十 分尶尬,問:「你這話不是應該對自己的妻子說嗎?」而坐在一旁的母親,卻 毫無表情地無法加入父女的情懷。


也有一個父親,不停地給女兒寫信,盡訴心中情。女兒十分煩躁,不停駡髒 話,被診斷為躁狂症。父親無法理解,自己對女兒是那般千依百順,照顧周 到,為什麼女兒死命抗拒?而女兒也無法理解,怎麼父親那深情的凝視,對象 竟然不是母親?這種陰差陽錯,很多時都成為孩子無法排解的心結,甚至成為 精神病患。


但是你怎樣向一個傷痛中的父親提出放下女兒的要求? 眼前的父親,理智上完 全接受我們的解釋,眼睛卻露出一股被拋棄的眼神望着女兒,女兒趕快把自己 的臉孔藏起來,說:「太恐怖了!」


問題是,女兒雖然很清楚自己再也受不了父親的深情投入,但是她也因為長期 已成習慣,很難把自己拉開。我們量度女兒對父母對話的生理反應,發覺每當 父親說話,她都心率加快,汗腺大量分泌,這表示父親對她的影響,已經深深 地記錄在她的自主神經系統內,成為一種不由自主的回憶反彈,怪不得她堅決 斬斷一切接觸,以免自己失控。

好在女兒快出國上課了,我提議他們暫時保持距離,以免彼此牽動,先安頓好 自己的情緒,等放假回來再算。


誰知沒過幾天,父親就自己回來找我。他說那天會面後,雖然分明知道要與女 兒建立邊界,但是一整個晚上都無法入睡,心裡明白,身體卻控制不了,整個 身體都垮了。他說:「我在客廳走來走去,直到早上五時多,女兒從房間走出 來,見到我也嚇了一跳。我對她說:我挨不下去了,你只要回我兩句話,兩句 話就成!」


然後他給我看自己在 WhatsApp 發給女兒的訊息,他問:「你可以給我分析 嗎?你看我這是否進步了?我最後一定能放下女兒的!」


電郵中顯示的是千言萬語,哪裡是兩句話就成?


但是我並不想批評他,我只想:孩子離開父母難,父母離開孩子更難。朋友告 訴我兒子離家時,她哭上整整十天,比失戀更傷心,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父親 也會一樣千絲萬縷。當然我可以一再提醒這男仕應該與妻子建立關係,而不是 鍾情於女兒,但是如果人際關係真的可以如此收放自如,人間又怎有那麼多解 不了的心結?


再說,人的一生,都要經過大大小小不同的離別,長痛、短痛,每個別離都是 重新經歷一次被拋棄的傷痛!只是無論我們怎樣不情願,都得狠狠把孩子踢 走,只是這一腿,傷的也是自己的心!




24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