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李維榕專欄

繭居一族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開始>


攝影: 阿執司@4砵典乍街



我沒有見到孩子,只見到孩子的父母,因為孩子已經好幾年不肯出門,終日躲在房間內,晝夜不分。父母完全無計可施,他們找我,也是迫不得已,希望有什麼良方妙計,可以把孩子打救出來。


父母離婚多年,住在不同城市,奈於孩子問題,才再聚合起來。其實孩子已經成年,一直跟父親住,原本十分優秀的大學生,現在書也不讀了,什麼都沒有興趣,不肯見人。


父母知道這與他們的離異有關,因此在孩子面前,裝作相安無事,並對孩子承諾會重新做好父母的工作。但是孩子卻說:「太遲了!」她尤其不肯見母親,她說:「如果她來,我就跳樓!」


這又不成,那又不成,父母親坐在那裏一面無助之情。父親比較沉默,滿面愁容,母親尤其焦慮,她不停尋問:這是青春反叛的現象嗎? 女兒這樣下去怎得了?我們完全是為了她好,她怎麼如此不懂事?


我認為女兒這樣激動,家庭就必然發生重大事故。人的情緒往往都是因緣和合而成。聽母親一宗一宗道來,才明白他們離婚的經歷原來如此驚天動地。分手理由已經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過程中所引發的各種情緒爆發,父母之間的恩怨情仇。原來父親帶着女兒遠走他鄉,母親千里追尋。她形容其中一次糾纏中,覺得生無可戀,帶刀走入房中,女兒怕她尋死,兩人在一起爭奪菜刀。當時那一股激動、那種惶恐、那無法疏導的強大張力,女兒跟着就患上憂鬱。母親至今申訴起來,仍然充滿焦慮和不甘心,她覺得自己被迫放棄女兒,卻無從解釋。


聽着母親那觸目驚心的陳述,我雖然見不到女兒,卻完全可以感受到孩子的心路歷程。一個十三四歲成長中的青少年,夾在父母如此強烈的瓜葛中,她所經歷的煎熬,將會在心靈上烙下多大的傷疤?


童年創傷,是個容易讓人忽略的問題。很多人不知道,父母長期無法解決的矛盾,正正就是孩子的創傷,甚至可以帶來嚴重的精神健康問題。有些孩子因而拒絕成長,失去人生的意義與追求,對成人世界尤其抗拒。久而久之,也失去獨立生存的能力,有人稱他們為「繭居一族」。其實繭居的不止孩子,父母也被迫囚禁在一起。


要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就得從嬰兒的依附過程開始:朋友給我出示孫兒的照片,一個健碩的小嬰孩,承受着父母及親友的驕傲和愛護,笑面迎人、了無牽掛。孩子生下來就像一塊海綿,靠吸收四周環境所帶來的訊息而成長。


試想想,如果這嬰兒周邊的人際關係改變了。四周人物都是千愁萬恨,危機重重,嬰兒就會感到十分不安全;他的身體也會把所有焦慮都記錄下來,成為身體的記憶,形成他的個性發展。所以說,無憂的孩子開朗而勇於冒險,憂愁的孩子內向而縮不前。嬰兒的反應,大都是反映成人世界所帶來的衝擊。天災人禍,都可在嬰兒的反應中知曉。據報在納綷大屠殺的時段,所有猶太嬰兒都在哭泣。


問題是,我們活在一個動盪的世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份艱辛,哪有可能永遠為孩子提供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氛圍?父母自己也往往傷痕累累,如果帶着焦慮去愛孩子,孩子吸收到的愛就會充滿焦慮。


這並非怪責父母,只因父母對孩子太重要,父母有什麼安危、或風吹草動,孩子都入心入肺。所以家庭發生的一些重大創傷事件,千萬不能忽視。像上述母女的糾纏事過多年,但是過後母女之間只有幾次短暫的接觸。父親說,他也曾安排一次讓母親來參加女兒生日,為了減少張力,還特別請了幾個陪客。一頓飯下來,誰都沒有幾句心底話,他說:「女兒只是不停說累!」


當然累呀,一場暴風雨過後,又怎能若無其事由得殘局自我修補?


其實,這對父母已經十分難得。當年父親帶着女兒出走,夫妻勢不兩立,現在兩人還可以共處一室,一起為女兒問題費心。女兒說太遲了,我卻認為永遠不遲。因為我相信在每一個孩子心裡,始終渴望找回失落了的父或母。與其說太遲,不如說她對父母所說的改變有所保留。


但是父母要如何改變?也真的不是一宗易事。因為他們都是着女兒而來,只想為她治病,而此時此地,最不可為的就是把她當作病人。也千萬別說一切都是為了女兒,除非你想讓她立即發狂。


我提議父親:「可否向女兒解釋,你要不要見媽媽,我們專重你的意願。但是她老遠飛來,我想請她來家𥚃吃一頓飯,你可以參加,也可以選擇不參加!」


這才發現,他們根本尚未達到兩人可以吃一頓飯的和睦,怪不得女兒拒絕參與。那麽,吃一盞茶吧!總得有一個新開始。


創傷是需要療的,但是不可勉強,更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焦慮而哄騙孩子。父母可以選擇不再為孩子負責,讓孩子自生自滅。但是如果真的想為孩子療傷,最好還是首先好好處理自己的傷痕。否則傷外加傷,只會痛上加痛!

1,11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