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李維榕專欄

珍惜眼前人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開始>


攝影: 阿執司@4砵典乍街



龍年前最後一個個案,是個三口之家。一對年輕夫婦,一個七歲男童。


我兩個月前就見過這家庭,孩子在學校出了行為問題,老師和學校社工帶他們來作評估的。


我們發現孩子很黏母親,母子關係密切,夫妻關係卻看來疏離。原來父親因為工作長年離家,夫婦聚少離多。有趣的是,丈夫說,他回來了,妻子反而一早起來到門外掃落葉;而妻子也說,丈夫回來了,大部份時間都在廚房洗碗,有交談 。


很多經長出差的男人都會發現,回到家來,妻兒變得萬分投契,自己卻成為局外人,無法介入。遇上孩子出問題,惱火起來,就會責母親。如此一來,夫妻關係就更加疏離,母子關係就更加緊密。


這對夫婦也是一樣狀態。因此,上次評估結束前,我請父母坐在一起,讓他們學習重新拉近夫妻的距離,增加母子的距離。但是兒子已經習慣霸佔母親,怎樣也緊貼母親不肯放手,父親完全沒有插手的餘地。在完結時,兒子更是拚命抓住母親的手把自己塞在她的懷中,把父親拒之外圍。我問父親,「你會把老婆爭取回來嗎?」他答:「會!」


評估完畢我們與學校聯手,由學校協助孩子把專注力集中在做學生的責任上,而我們就協助夫妻致力於改善彼此溝通。


事過數月,學校社工回報,孩子果然遵守承諾,認真地向她報告進度,還在同學中贏了「親善大使」的美譽。父母自己卻沒有多大的進步,甚至完全忘記上次見面的談話。


我們只好讓他們坐回上次完結時的位置,重新開始。


父母也記不起上次的坐位,還是孩子在旁提示:母親坐在中間,父親在她左邊,孩子在她右邊。這次孩子並没有纏着母親,反而成為拉攏父母的好幫手。我們故意加強學校社工的反饋,對他們說,孩子有守諾言,真的好好上課,那麼父母親呢?他們有沒有守約?


大人不守約,往往是孩子對成人世界的投訴


父母面對這個挑戰,也真的百詞莫辯!他們起初不斷為自己辯護,甚至否認關係有矛盾。母親說,出門掃樹葉,只因大門口太多垃圾;父親說,不停洗碗,是因為妻子認為碗洗得不夠乾淨。 


談着談着,夫妻終於談入正題,原來父親一向認為母親過份關注孩子,什麼事都要問他意見,成孩子很強的依賴性。他的觀察很對,但是他沒有留意,他說的每句話,都令妻子轉過頭去面向兒子,而兒子,立刻就去安慰母親。父親每句要求母子分隔的話,都只會成母子更加緊密。


父親說:那是因為兒子在保護媽媽!


對呀!但是如果沒有人在傷害母親,孩子又何需要保護她?


這是一個時常出現在治療室的家庭現象,我們剛剛就見到另一個例子:一個行為失控的男孩,不斷與父親對抗,人人都為是父子相爭。但是母親形容一次孩子聽到她與丈夫爭吵,在房間暗自哭泣,因為覺得「很自責」。


孩子為什麼自責? 是因為母親為了他的行為而被父親怪責嗎?母親含淚點頭。


所以說,在家庭的系統中,關係不止是兩個人的事,千萬別說,母親與孩子過於密切;也不要只怪父親不懂得親子,三人行,不要漏掉其中另一人!


記得一個九的孩子對她父親說:「你罵我不要緊,罵我媽媽就不成;你罵她一句,我還你兩倍,你罵她兩句,我還你四倍!」


這是孩子的天性,專為被壓迫的一方打不平!


據說,家和萬事興,前面還有三句:父愛則母靜,母靜則子安,子安則家和。所以父母子這個三人組合,是一環扣一環的。


因此,我們鼓勵父母手牽手,讓父親放下責怪的語氣,平靜地向母親表達他的觀點。這當然又得經過一番掙扎,父親一談到教孩子,就習慣性地滿口教訓,而母親,立即就有情緒反應。


她說:「我當然知道不能讓孩子過於依賴,他也愈來愈不聽話,但是你一開口就是找我的錯,我又怎能不感到委屈…」


父親也十分委屈:「我就是這副性子,我不懂得如何哄女人!」


我們說:「不要緊,再試試看! 老婆是要哄的!」


話不投機,她就寧願掃樹葉,也不跟你講話,你也只有洗碗的份兒!


就是這樣一個又一個回合,這對長期單的夫妻需要學習如何調他們的頻道,才能夠對起話來。這過程並不容易,可喜的是孩子在旁看着父母苦心經營,變得十分安定。父母談得通順,他便滿面歡喜;談不起勁,他就在母親耳邊悄悄私語,不知道提供什麼良策。


後來我們讓父母換位置,父親坐在中間,隔開孩子與妻子交流心聲,孩子就安詳地靠在父親身上,由得父母款款深談。


孩子放心父母,才容易走好自己的路。


家庭治療是一種經驗式的交流,必須讓家人經歷新的相處模式,才有動力改變舊有的互動習慣。


最重要的是,我們相信人間有情,無論夫婦陷於如何僵局,誰不渴望早上醒來第一眼就看到一張親切的面孔,臨睡前有人說一聲甜蜜的晚安?好伴並非天成,還是珍惜眼前人,努力共創美好家庭!

1,33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