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李維榕專欄

斷不了、捨不得、離不開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開始>


插畫: 小魚



新春打掃,就會發現一個道理;因為有櫃子,就會引來物件,只要有空間,就會被各種雜物佔領。原來物件與物件之間,也有領土之爭,一不留神,人就會被一身外物包圍得水洩不通。


很喜歡看日本山下英子教人斷捨離的電視節目,一間間被雜物堆積如山的房間,一幕幕人與所屬物的難分難捨。我是個極簡主義者,身旁多一件東西都感到礙眼,看這些囤積者的經歷,簡直比恐怖片更恐怖,但是又特別的想看。不過比起外國一些囤積者的紀錄片所記載,山下英子的斷捨離還算不上驚心動魄。


有人就一定有所屬物,其實人之所屬,除了物件,最重要的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歸屬感。外國的囤積者,很多是獨居老人,缺乏身邊人,就讓雜物把自己重重包圍,愈多愈有安全感。在這種心態下,無論收集的東西有用無用,甚至腐爛不堪的食物,都捨不得放棄。如果你隨意把他們的東西丟掉,就是要他們的命。記得一次在紐約看到藝術家宋冬的展覽,他就是因為多次勸導母親丟東西不果後,索性把母親的雜物都搬上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陳列,把囤積癮推崇到藝術的境界。


東西是永遠都收拾不了的,家庭治療祖師Gregory Bateson 與他的小女兒有一段有趣的對話:


女兒:「為什麼你的書桌剛收拾好,立即又會亂起來?」


Bateson:「所以,不要輕易動它,don’t touch!」


Don’t touch, 也是Bateson 的家庭治療理念,像他的書桌,無論有多亂,都不許別人亂動,否則越幫越忙。一個治療師走入別人的家庭,就像山下英子走入囤積者的家中,無論你認為別人家中如何雜亂無章,都不可隨意調動。因為那是別人的所屬,你有多着急,都必須專重當事人的選擇,除非涉及人身安全問題。


身外之物都如此難分難捨,人際關係的執着就更加千絲萬縷。人是有情感的動物,必須寄情於某處,否則情何以歸?


由孩提開始,我們的情緒也是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就像囤積物件一樣,有美好的,珍貴的,值得留存的。也收集了很多癈物,甚至是有毒素的,不時就要清理一次,否則我們的心也會被雜物塞滿,再也放不下新的可能性。


父母子女之情、夫妻之情、朋友之情,可以是最寶貴的,也可以是最讓我們受傷的。


有一個我們已經工作了一整年的家庭,父母已經分手十年,仍然決心共同撫養十歲的女兒,這本來是件好事,但是也讓這父母為了爭取探視權而打了十年官司。女兒一出就在父母的訴訟中長大。她死命抓住母親,寸步不離,誰打算把她從母親身旁拉走,她就尖叫,父親當然是她尖叫的主要對象。父親即使有探視權,在女兒的強烈抗議下,完全無法發揮。父親把女兒的拒絕歸罪於母親,母親卻認為是父親的無理,成女兒的拒絕,這就是兩人多年來的糾纏模式。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我們才讓父母答應不再上法庭,學習自己解決問題。而他們也發現,當父母情緒高漲,互相指責,女兒就向父親尖叫;當父母好好交談,有商有量,女兒就安靜地在一旁畫畫。但是即使父母明白這個道理,仍然不時因各種小事又再大動干戈。


現在母女希望到國外就學,但是父親不肯簽字,孩子就不能離境,父母又要上法庭。我們一年來的工作成果,立即就打回原形。好在女兒已經有所領悟,無論父母鬧得多麽慘烈,她都沒有如常向着父親尖叫,只是靜靜地在畫冊上塗顏色,但是每一筆畫在紙上都發出焦慮和令人不安的聲音。


斷捨離,對物件都如此難以放手,對人的情感,更是難以懷。不幸的是,最難放手的不是愛,反而是恨、是忿怒、是失望、是不甘心。人的心傷了,就會變成一股糾纏不休的執着。


女兒說:「爹爹,你讓我走,我就會愛你!」


父親:「如果我讓女兒走了,我就永遠不會有機會做父親,不能親自教她長大成人!」


母親:「我們都已經分手那麼多年,為什麼我還要受你的控制?為什麼你仍不肯放過我?」


三個不同的位置,三種不同的堅持!大家對峙在那裏,誰也不肯讓步!


婚姻結束,理應各走各路,重新起步。但是為了爭奪孩子,不少父母卻經年累月地把婚姻的矛盾無休止地延續;而他們的孩子,也往往產生很多行為或精神健康問題。


那麼,為什麼我們會義無反悔地囤積住這些情感上垃圾而不肯放手?


佛家稱這為貪嗔痴;貪愛五欲,嗔恚無忍,愚痴無明。又稱為「三毒」,由於他們像毒藥一樣有損身心,也是一切煩惱的根本。 金菩提宗師說,要有效地治毒,就要以付出,以慈悲、以感恩;以退一步,海闊天空!


問題是:離不開,捨不得,斷不了,也是人之常情!人的一生,各有各的傷心處,各有各斬不斷的執!必須有個過程,才各有所悟。


但願終有一天,父親學會釋懷地遠遠祝福女兒,母親也自己放過自己,找到心之所屬的安寧,而女兒,才真的可從父母處感受到安全!

87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