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阿執司影評

阿執司的高衝突家庭

作者: 阿執司@4砵典乍街


Photo credit: IMDb


《過時·過節》(Hong Kong Family) 是一部2022年由曾慶宏執導的香港電影。電影中描寫的,正是一個高衝突家庭 (high conflict family)的故事。


阿玲與阿真是一對結婚多年的夫婦。他們育有一對子女,十七歲的阿陽和他的姐姐阿琪。影片開始時,一家四口正驅車到阿玲母親在鄉郊的家做節過冬。阿玲與阿真因為一盤易打番的食物在行車時該放在何處起爭執。歸根究底,阿玲是不滿阿真失業良久還沒有找到工作。而剛買下的單位又要開始供款,還要處理裝修不順利的事宜,阿玲感到煩躁不安。


夫妻二人從前的關係是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此刻肯定是矛盾重重。一家四口在車廂內,每人如坐針氈。姐弟二人對於父母的矛盾都有著不同應付的方法。姐姐阿琪帶著耳筒假裝聽音樂,裝作什麼都聽不到。弟弟阿陽則不停調停父母,試圖淡化他們的衝突。好不容易一程車才完結,終於到達了婆婆的家中。可是到了婆婆的家中,又是另一個矛盾的開端!婆婆雖然寵愛阿玲的弟弟阿明,但因阿明與一個她不甚喜歡的女人結了婚,母子二人關係變得緊張。再加上阿明與這個女人結婚之後,經濟常常出現困難,母子二人的關係雪上加霜。冷不防阿玲在煮食的過程中不慎切傷了手,阿明到母親的房間為姐姐張羅膠布止血。母親擔心阿明到她的房間偷錢緊隨其後,二人大吵一場。盛怒下,阿明連飯也沒吃便拂袖而去。阿玲心煩意亂,把氣轉發到目睹一切但不動聲色的丈夫阿真身上,大聲叫嚷著要跟他離婚!一向冷靜的阿真一時間也情緒失控,拿著菜刀不停向傢俱斬下去發洩,說他不要離婚!兒子阿陽見狀,護着母親並大聲喝駡父親。父親盛怒下掌摑了阿陽,阿陽也像舅父一樣一走了之。一餐冬至團年飯,幾代人各有各的爭執,飯吃不下去了。


鏡頭一轉已是八年後,阿玲替人做鐘點傭工,阿真則是的士司機。二人終於沒有離婚,但是婚姻生活味如嚼蠟,好像生活在兩個平行時空一樣,並沒有交接的位置。兒子阿陽八年前一走之後,便沒有歸家。女兒阿琪當年因為想盡快離開不愉快的原生家庭草草結婚,可惜婚姻破裂後又再回到原生家庭中與父母同住。快要三十歲,生活沒有目標之餘連失業也不敢告訴父母,得裝着每天去上班。每個人都過得很不快樂,無精打采。阿玲的母親也已搬進老人院,八年來也沒有見過兒子阿明一面。這些三代人的矛盾,一直並沒有得到好好的處理,傷口一直在淌血!雖然沒有返家,阿陽其實已是碩士生,住在婆婆郊外的家中,也與母親偶有聯絡。阿玲一直覺得是丈夫趕走了兒子阿陽。阿陽也一直執念,認為只有自己永遠不回到家中,父親才會學到教訓好好對待母親。縱使他已是碩士生也主修電子遊戲研發,他研發的遊戲也離不開家的主題,是一個用電腦虛擬方法與家人溝通的遊戲。八年了,他仍然沒有放下創傷。阿明的女兒從外地回港,原來數個月前,阿明身體不適突然離世。離世前,原本他準備今年真的會回港與母親冰釋前嫌吃冬至飯,可惜卻做不到了。


冬至將至的時候,阿真叫阿玲坐下。他們住的這層樓快要滿供了,他準備以後搬到佛山與舊同事幹些小活,並在那裡安頓下來。他想跟阿玲離婚,這次到阿玲不想。冬至飯的那天早上,阿玲叫阿真一定要到,她也會盡力叫兒子阿陽出現,希望大家好好的吃一頓冬至飯。說時,阿玲有一種久久沒有出現過的平靜安穩。是因為多年不知如何處理的矛盾婚姻關係,終於找到出口的原因?還是終於放下了大家多年的仇怨?冬至飯的晚上,阿真終於跟兒子阿陽遇上。阿真說:「我不回家就是想你能回家!」這真是十分吊詭!


在我們的臨床經驗中,我們知道當父母的婚姻關係有危機時,孩子每每最擔心的就是他們會分開或離婚。小的孩子如是,大的孩子也如是。正因如此,孩子就算已經長大,也無可避免地仍會捲入父母的矛盾當中。因父母活得不好,孩子也很難過得安好及好好長大。而沒有解決的家庭矛盾,往往會像隱形傳染病般,一代傳一代的繼續傳下去!但願過時過節時,我們也能排解放下與家人的矛盾,真正的團團圓圓。


394 views1 comment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