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廢話

十一:一夫一妻制是最理想的婚制?


作者:愛情大師吳敏倫




上一章期談愛情問題時,我約略談過現代婚制的不理想,包括現代文明最常見的一夫一妻制,提出最理想的應該是「多元婚制」,立即帶來一些聽眾的反彈,

說我脫離現實,鼓勵人濫交,沒有證據新制可以更好便搞婚制革命,才是真正的愛情破壞者…..等等。


對於這些批評,本來我已沒興趣回應,因為我三十多年前已提出多元婚制,反對我和與我辯論的人來自四面八方,我都已一一回應了,包括類似這次我接到的批評。若有興趣知詳細一點,可以參考我在 1994 年出版的《性愛謬論大審裁》,裏面便有幾章指出那些有關婚制的謬論。這裡只回答這次收到的批評,望能減輕一點該讀者的疑惑。


首先,說我提出多元婚制便是脫離現實,真不知他從何說起。自有人類以來,不同社會都在實行着它們自己的婚制,並且跟隨時代環境等各種條件來變化,最現實不過,怎麼是脫離現實了? 如果說凡試圖改進便是脫離現實,那麼社會又怎會進步?


如果說一夫一妻制神聖不可侵犯,試圖改變它便是脫離現實,但這婚制自古至今都有不同版本,最原始或保守的版本是一夫一妻終身制,即每人一生只可以有一個異性配偶,用來結婚生子組織家庭,不可離婚,配偶死後亦不得再婚等等……違例者可受法定的各種懲罰,包括死刑。但這個制度數千年過來陸續變化,譬如有些特權份子可獲部份豁免、鰥寡可續弦或再嫁、以至現代幾乎人人可以離婚再婚,同性或變性者也可結婚……等等,弄到所謂一夫一妻終身制,實際上已變成一夫一妻合約制、試婚制、分段一夫一妻制或串聯式多偶制、或一夫一夫或一妻一妻制……,而這些婚姻變體,很多現代社會早已將之混在其所謂一夫一妻制內,即是一夫一妻制其實早已名存實亡,假作這些翻天覆地的改變未發生過。那些還死拿着這制度的虛名來做文章的人,是否才是最脫離現實呢?


若果說一個婚制的每一個轉變都是一次革命,必須先證明該改變有益才可實行,則一夫一妻制至今已變到七彩,有哪一次有證據證明有益呢? 沒有。其實,一個社會制度的改變,可以用不同的字眼去形容它,看誰以甚麼立場甚麼角度去看那改變,贊同者可以說那是修正、改進、優化……,反對的可譭之為退步、陰謀、革命……,雙方鬥互拋帽子不是討論問題之道,只會更難找出合理結論。何況即使改變一夫一妻制是一場革命,世界歷史上又有哪一場革命是靠證明下一個社會制度會比原有制度更好才實行的? 沒有,因為一個制度即使某制度在很多社會中已有好效果,也不表示可在任何其他社會便可行,是好是壞,要該社會的人親歷其境才可證明,因為每個社會的特點和條件都不同。所以,說修改婚制是革命,然後要人先拿證據出來,是違反社會制度的歷史程序的,無非是有人說不過人,走投無路,要抓把沙自我安慰而已。


那麼,試圖改進一個既有的社會制度,要經過怎樣的程序才合理呢? 當然,不同問題有其輕重緩急之分,也要看要改多少和社會可承受的程度,不能一慨而論,但無論如何,我認為必須有一條底線指明在甚麼情況下必須立刻放棄一個制度,不能再讓它靠小修小補來拖延下去。舉一個例:如果有一種藥聲稱能立即根治新冠肺炎,治後只要每天吃一粒,更可永保不再復發,但人人服下之後,竟有八成人痾嘔大作,痛苦不堪,醫務處當然會立刻禁用該藥再算,不會小修小補,讓人試加腸胃葯、止痛藥等來做白老鼠吧!


但現在的一夫一制怎樣呢? 信奉者一直宣傳它是最理想的婚制,更用童話、神話、小說、假邏輯……來騙人「他們從此快樂在一起」。但事實是怎樣呢?不必用太嚴謹的研究或調查,只需看簡單的例行數字便很清楚。無論在任何文化地域的社會,只要是實行一夫一妻制的,離婚率都很高。平均大約是五成左右,即每兩對結婚的便有一對卒之離婚,須知那些剩下來不離婚的夫婦,也不一定是婚姻快樂的。經驗告訴我們,他們至少也有一半無非是由於各種條件限制,不能離婚,唯有咬着牙根與對方絪綁在一起捱過下半生而已,也是不快樂的。然則,這婚制的失敗率已達八成,是否應該等於上面說的那種劣品藥一樣,不必與其他藥(婚制)比較,便應立即停用呢?


可惜不知如何,世上大部份人仍然迷信「一夫一妻制是最理想婚制」這廢話,未肯放手。 沒辦法,世界有些事是必須全人類捱到苦到不能再苦才會覺醒的,我只要已說出我責任上要說的話便是。



83 views1 comment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