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母女重逢】


作者: 奇樹@4砵典乍街



開始在濫藥科診所工作的第一天,前輩分享的一番話,令我震懾三分:「這裏的病人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不多願意回來覆診。如何engage他們,是你的首要工作,亦是最難的工作。」


因此,當阿典那次連同母親來應診,我不禁有點喜出望外。有種子女攜眷「見家長」的感覺,儘


管年紀上,我是三人中最輕的那位。


阿典快五十歲了,藥物佔據她超過一半的人生。早年與親母失聯,在養父過於親暱的撫弄下成長,為免丟架她守口如瓶,繼而說服自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惜的人。如是者,即使高度懷疑丈夫出軌,她也不敢正視問題,情願以藥物麻醉感受。生命原本就這樣離她而去,直至數個月前,竟然再次與親母相遇,盼望儼如霾霧中一束龧光,她因此萌生了戒毒的憧憬。



我邀請她倆坐下,她母親環顧掃視著房間,阿典則戰戰兢兢,如常閃縮著身子。強勢的母親,處處打斷女兒的發言。短短一輪交談,我已感覺到這對母女的氣場;一時會有為阿典出頭的衝動,一時又代母親氣惱,難得重逢卻怎不能好好溝通?「我想知道她的狀況,整天悶悶不樂,樣子實在很不濟。」


「阿典是我很欣賞的病人。睇我們這科的,能夠靠意志將用藥份量減半,其實很不容易。」



母親滿臉不被說服的狐疑。我續解釋,阿典的情緒病未痊癒,成長的鬱結加上現實的磨礪,往往叫人有口難言。「那就更加要講出聲,免得憋悶在心!我也是過來人,也是靠努力自己走出困境!」


那讓我們聽聽女兒有甚麼回應吧,我提議道。阿典頓時彷徨若失,左顧右盼的眼神裏,似乎等待我拋出救生繩。我將焦點一轉:「媽媽,留意到剛才我們讓阿典說話時,她有什麼反應


嗎?」


「她好怯囉,」母親的眉頭皺得像兩梳霉菜。「這個樣子,怎不令人擔心?」


「那你即是把她當作一個無能力的人?」


「醫生,可以幫我換一款更強效的藥嗎?」還未待母親反應,阿典已經身手敏捷地護駕,急著證明自己確實有病!


透過互動,我讓母親看見女兒的


忠心。換個角度,在家人面前抒發感受會令她焦慮,皆因她在意對方的看法。同理,母親的躊躇不安,也是著緊女兒的表現。每個願意來到診症室的家庭,都具備復原的先決條件,只差治療師幫助疏導一下發力點。媽媽開始明白到,要幫助阿典走出困境,首先要走進她的處境。


離散是時代的幃幕,祝願這對相剋又相生的母女,可以好好享受這次團


7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