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我老公死了】

作者:奇樹@4砵典乍街



那個面容疲憊的女子高聲宣告:「我真正的老公死了。把我抓進醫院的那人,是閻王派來的假冒使者。」


這是一個奇怪的告白。誰又能確保每天醒來的自己,跟昨天那個是同一個人?橫看成嶺側成峰,人心的面向更加複雜難測。然而從她的經歷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她的婚姻生活並不快樂。



「苦樂全在主觀的心。」八年前她結交了比自己年輕十載的丈夫,青春的帥美彷彿能戰勝一切困難。現實卻送上無情的當頭棒喝,像擊碎了無數人的幸福般介入二人的浪漫,工作的勞碌與金錢的困乏,磨蝕了脆弱如琉璃的感情。年華的差異,演化為心智成熟的指標;昔日的血氣方剛,如今看來卻是粗心魯莽。隨著花開荼靡、熱情消減,她開始想到未來,想到光華漸逝。鑽到悲從中來的絕處,一個虛幻的說法變得順理成章,好讓忐忑的心有個


著落:我老公死了!


難道變心了嗎?抑或,她一直都在蒙蔽內心的不安?


作為治療師,同樣被困於一種窘況:她的妄想牢不可破。任憑藥物的調整,她依然堅稱丈夫被換包了-- 吊詭的是她仍然要求對方為她送上各種物資。


終於,治療師明白到答案:所謂的「抗藥性」,是源自主觀對殘酷事實的抗拒。她發現了男人的缺點纍纍,意識到婚姻裡無法拆


解的矛盾,卻苦於過分依賴對方的照顧,以致只能逆來順受。人生最痛苦莫過於進退失據的兩難,曾經憧憬愛情的這個女子,又豈能輕易訛稱心安?


我與她在治療室內的對話,從病徵轉移到她對婚姻的無奈。「我老公死了」;「妳是指妳不能繼續跟他一起生活.......?」她的精神狀態逐漸起了變化,逐步釐清了自己的選項,每個決定會導致怎樣的下場。這是一個陪伴探索的過程,我們一同經歷了否定、憤懣、拉鋸、悒鬱,到最後接受


現實的限制而不輕言放棄。無論怎樣決定,始終是她的自由意志,治療師卻永遠保持一份信念:她有足夠的睿智,為自己做出最合適的選擇。


離開醫院的時候,她梳順了一頭長髮。將來的事情會否順利,破裂的婚姻能否挽救,無人能說得準。然而還有一點可以肯定:她不再是以前那個軟弱無援的自己了。


36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