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教我如何不愛他 (一)


作者: 麥棨諾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姜太是少數首次到診卻又滿面笑容的患者。願意來找我的人,或多或少有點情緒問題,要不是眉頭深鎖,就是異常亢奮。面帶笑容的,可謂少之又少。看到這麼難得的一位病人,我忍不住問她:「你看起來這麼高興,何以來找我?」。姜太回答說:「我有點睡眠問題,其實也沒有很嚴重,只是最近老是想多睡點,朋友建議我來找你,看看能不能解決長久以來睡不夠的困擾。」聽罷,大家第一個想法肯定是: 這是那門子的困擾,香港人,有那一個是睡得夠呢! 姜太接續的背景描述,更讓人直呼「無病呻吟」!


她的母親是個傳統的美人。爸爸正正被母親的美貌所吸引,即使明知她有過一段不堪的婚姻,也毫不介懷,與她共諧連理,至今仍幸福美滿地在國內生活。至於姜太,她也不遑多讓,中學畢業後便外出工作,初戀情人就是現在的丈夫。與丈夫共同經營酒吧,婚後移居香港。丈夫怕她太辛苦,有了孩子後就著她不要工作,做個安逸無憂的「少奶奶」。兒子現時已快十八歲,來年將就讀大學。姜太看似一直浸淫在無憂無慮生活之中,豈會有情緒困擾呢?


首次會診時,姜太沒有透露太多,只是一味跟我說她的病史。她十年前曾因事被送進急症室,後被強制入精神科病房,待了個多星期後回家。即使一直需依靠醫院處方的安眠藥方能入睡,但仍沒有依時覆診。藥物耗盡後就到附近的家庭醫生求醫,要求醫生處方相同份量的藥物。她承認自己的做法不恰當,家庭醫生亦屢次力勸她尋求專科協助,但她就是沒有動力付諸行動。直至最近受不了失眠的折磨,才迫於無奈地來到我診所。言談間,她透露有飲酒的習慣,如其說飲酒,倒不如說酗酒。她發現酒精會讓她不期然地產生睡意,每當酒精下肚,她都能淺睡兩、三小時,慢慢培養出依賴酒精的習慣。由最初的一、兩杯,到現時的一、兩瓶;由酒精濃度最低的啤酒,到現時紅酒、白酒、烈酒,無酒不歡。而且,飲酒完全不設時限,任何時候都可以拿起酒杯,獨自暢飲一番。



(待續)


1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