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教我如何不愛他 (二)

作者: 麥棨諾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姜太的病情反反覆覆,持續了年多仍無甚起色。她時而無故失約,時而失聯,即使於診所已有年多的病史,都只是斷斷續續覆診了四次。直至某天的下午,姑娘們正準備放工之際,收到她的來電。姜太當時神志極不清醒,第一句就沒頭沒腦說:「頂唔順啦! 點好呀? 點解?」 不知情者肯定以為是整蠱電話,還好姑娘們對此情況施空見慣,意識到姜太的狀態不佳,更有自殺的可能。果然,電話講不到一半,她就把「生存沒有意義、人生為什麼這麼苦、死可能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掛在嘴邊,姑娘花了很多唇舌,才成功勸她立刻回診所覆診。


姜太步入診所時已是晚上八時,診所內只有她一位病人。她滿身酒氣、邊哭邊笑、衣衫不整,最令人不得不留意的,是她以𠝹刀劃出了五道傷痕在面上。傷痕分佈在左右兩邊面頰及額頭,長而帶著絲絲點點血跡,顯然沒有處理過。我安撫姜太坐下,一面處理她的傷口,一面聽她滔滔不絕的說話。姜太:「我過得一點也不好,其實我從來沒有感受過快樂! 我的笑容,不過是為了告訴旁人,我過得很好、我很幸福!」她接着說:「丈夫當初真的對我很好,只是日子久了,他生意很忙,漸漸對我越來越冷淡。我有不快告訴他,他也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敷衍兩句。我帶孩子也是很


辛苦的,他就是不明白,老是覺得我閒適無憂,只管花光他的錢,甚至對我冷言冷語。每次與我對談,總是話中有骨。」即使姜太酒飲得再兇,姜生對她仍採取愛理不理的態度,不關心她的生活過得好不好,不理會她遇上什麼人。不聞不問成為了他們的相處之道。


我問她為什麼要強顏歡笑? 她說這是媽媽從小的身教。歸根究底,她父母的婚姻,其實也是滿目瘡痍。爸爸打從心底裡就很介意媽媽的二次婚姻,只是年少氣盛,被媽媽的美貌深深吸引,顧不了旁人的嘲諷,硬要娶她過門。但一時意氣持續不了多久,當外貌失去了吸引力,姜太的媽媽就陷入了生活的全武行。爸爸一旦在工作上遇上不忿之事,回家便以拳頭發洩在媽媽身上,期間更


滲雜不少的惡言惡語。姜太的媽媽長久以來都忍受著暴力及冷暴力的對待,不反抗之餘,更在人前稱讚丈夫愛護有加,無形地向姜太教育了,凡事只可「有苦自己知」。縱然爸爸以同樣的暴力對待自己,她也只可心生恐懼,全然不會反抗。最後更發生一件令其難以忘懷的憾事。



(待續)



19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