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少年來了》

作者: 奇樹@4砵甸乍街








「不要問我那麼多,想幫我的話,快快派藥來!」


眼前的大漢似乎神色不悅。彼此對坐著,感受到那魁梧的身軀壓下來的煞氣。難以想像,他不過是個廿歲出頭的少年。


年紀輕輕,精神病紀錄卻已經不可勝數。他患有躁鬱症,多次被家人強制送進醫院,所有特效奇藥都被他試遍了。這趟住院,卻是他自己提出的。他推搪其辭說,因為參加電玩決賽,過度攝取咖啡因,以致失眠三晚、精神耗損。理由雖然牽強,但鑑於他殺氣騰騰的樣子,我相信他最需要的還是睡上一個好覺。


到了第二天,少年恢復了元氣,終於將入院的因由娓娓道出。他哭訴,自從繼母搬進家裡,他便沒有寧靜日子過了。為著打掃房屋的瑣事,她可以連珠發砲,字字珠璣,將父親和他炮製得體無完膚。生母身在內地,遠水不能救近火,望著走勢穩健的感染數字,只能著兒子凡事忍耐。


有了「共同敵人」後,父子可有團結起來?他會心一笑,向我搖頭歎息,少年你太年輕了。父親心地善良,卻有一個毛病:賭!因為博弈,他丟失了前妻;但他不信厄運,滾來一身爛帳,繼任的太太也看不過去,家裡經常為金錢爭吵不休。每逢「出征」前,父親總會跟他擊掌,今鋪一定得!然而最近手風確實不順,總是輸清光歸來,滿肚積壓的怨憤,唯有發洩到兒子身上。


在父母眼中,少年一無是處。嗜睡的藥物,加上反覆磨蝕的自信,使他無法適應穩定的工作。當他在遊戲裡過關斬將,外邊的世界沒有停止前進。他的初戀情人結婚了,欺凌他的童黨飛黃騰達了,而他只能眼白白看著曾經憧憬的生活從掌心溜走。正如他只能眼白白看著父親帶著血汗銅錢從家門溜走,而他只能逢迎地擊掌祝他好運。他窩藏在家中,越躲避壓力,越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只顧一味抽煙,和打電玩。至少打電玩能變賣武器賺錢。


「我將自己那份綜緩金交給爸爸,每月只花兩千元。」


我們彼此對坐著,讓他傷痕累累地撿拾,那些支離破碎的盼望和熱誠。難以想像,他不過是個廿歲出頭的少年。


「如果我這輩子裡夠膽靠近賭桌的話,我會把手指砍下來!」他咬牙切齒地作誓,家人以為那是狂躁病發,不明白赤子的一片忠心。


經過一輪對談,少年決定要申請宿舍,搬離使他身心俱疲的住所。起初,父親還是猜疑,兒子的決定是否一時衝動。少年也彷彿感受到來自父親的阻力,沒有刻意再遊說他。然後某天,他突然開始很專注地寫筆記,奮筆疾書自己的生平。字裡行間,流瀉著他對家人的愛護和歉疚,真誠之情教人動容。其中一句如是:「若然我爸老了,我會一直照顧他,直到去世,阿爸是愛我的。」伴隨的,還有反反覆覆告誡父親遠離賭海的勸勉。


今天,少年終於出院了。我將他寫的字條分享給父親讀。他低頭注目,沒有回應,鐵漢不慣展露柔情,但他用沈默感受兒子心聲的重量。在兒子踏離家門的一刻,我希望爸爸也能跟他來一次擊掌,祝福他自由奔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1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