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讀者投稿

我屋企有隻鬼


作者: 社欣@4砵典乍街





攝影: 阿執司@4砵典乍街


晚飯後,兒童精神科病房內的小朋友正在聚精會神地看電視,病房內異常地安靜。突然傳來急促的電話鈴聲,大家都嚇了一跳。原來,有一位小女孩要從急症兒童病房轉過來。才放下電話不久,又有一通電話打來。這次是一位門診的精神科醫生,要直接聯絡當值醫生交代病情。病人是一位七歲的女孩,一個星期前被緊急轉介至兒童精神科,疑似患上急性思覺失調。門診的醫生憶述說,小女孩還未踏入診症室,已在不停地大聲哭鬧。父母在門口跟她拉扯了很久,她哭至聲嘶力竭,面色發紫,不停喘氣。媽媽說小女孩在前一星期,突然在家大叫大哭,說在家中看見一隻鬼。此日之後,女孩每天都在差不多的時間「見鬼」,每次都哭鬧好幾個小時。應診當日,女孩越哭越激動,開始胡言亂語,撞頭踹地。媽媽報告說,女孩近日還發燒,在家也胡言亂語,走路姿勢非常奇怪,有時像企鵝,有時倒後行。基於以上的突發性症狀,恐怕女孩的腦部受感染,於是女孩就被送往急症病房。女孩在兒科病房留了一星期,持續發燒,哭鬧不停,拒絕吃喝,胡言亂語,手舞足蹈,掙扎着要離開醫院,對所有檢查相當抗拒。無奈之下,女童的身軀有時要被綁在病床上,插胃喉、抽脊髓、抽血、接受靜脈注射、抽取小便樣本化驗,以致大小便,都在床上進行。眾多的檢查排除了女孩的身體問題和腦部感染,似乎她真的是患上了急性思覺失調,故她退燒後,就被轉院到兒童精神科病房繼續觀察。在這個年紀患上思覺失調是非常罕見的,病房職員如臨大敵,急忙安排病床和人手。剛剛安頓好,門鐘就響起了。穿着約束衣、躺在床上的小女孩到達了。女孩看似疲倦得很,面色蒼白,但她的雙眼仍不停好奇地四處張望。寬敞的空間、自由走動的小朋友,以及電視上播放的卡通,似乎讓她放下心來,她看似平靜合作。護士為她解除了束縛,小心翼翼地扶着她慢慢試著走路。果然她的走路姿勢非常奇特,像企鵝一樣左右搖擺,但步伐是穩妥的,於是護士就像左右護法一樣待在旁邊。第一晚,職員們徹夜難眠,緊密觀察着女孩,四小時一次量度血壓、心跳和體溫,小女孩倒是睡得很香甜。


往後的幾天,「企鵝」越來越少搖擺,她在病房玩「馬騮搶球」和乒乓球時還非常之敏捷。漸漸地,她說話越來越多,笑容也越來越燦爛。她是完全地融入病房的生活了!


醫生約了父母詳談,探討女孩「撞鬼」的始末。爸爸暗示媽媽一直相當緊張女孩的學業成績,親自督導女孩做功課、預備默書,母女的張力不少。媽媽安排她在區內一所名校就讀,這所「名校」的特點是把課程教快半年至一年。爸爸認為女孩追課程追得有點吃力。媽媽不同意,她認為女孩子是不願用功、不願專心,每次督促她做功課時,又尿頻又肚痛。在「撞鬼」前一天,媽媽督促小女孩溫習默書,小女孩在預默時默錯了很多地方,媽媽一怒之下把她趕出門口,小女孩哭得呼天搶地。往後的一個星期,小女孩在差不多時間,就大呼「見鬼」,然後聲嘶力竭,哭得天要塌下來似的。「鬼」是誰,呼之欲出。


********************************************************************************************


醫生在小女孩玩得興起時呼喚她,女孩一個華麗轉身,然後左搖右擺地步入會客室。女孩說她很享受在病房的生活,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跑跑跳跳、看電視、畫畫。


「還可以跳舞,不用做企鵝。」醫生接着說。


對於出院的日子,女孩不置可否,又想家,又不想回家。


********************************************************************************************


「醫生,我覺得女兒還未完全康復。她的數學運算能力好像倒退了。午飯時我帶她去買汽水,問她汽水一罐六元,我付了十元,該找回多少塊?她說是三塊。她會否是患上了某種腦部疾病而未被驗出來?」


又是一位「在家才會病」的小孩?

13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