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榕專欄

為父母關係而多動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文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開始〉

family-house-abstract-concept-vector-illustration-single-family-detached-home-family-house

這兩個男孩是雙胞胎,只有八歲,長得眉清目秀,十分精靈,卻被懷疑患上多動症。

父母都十分憂慮,不明白孩子出了什麼事,要求我們做一次家庭評估。

一家四口,兩個孩子穿插在父母當中,十分活躍。很快就發現,孩子對父親十分不友善。他們一唱一和,不斷挑戰他的一舉一動;說他幼稚,說他嘮叨,甚至動手打他。 父親對孩子的行為,沒有什麼反應,只當他們無理取鬧。

其實父親已經離家兩年,據說一次去了鄰國後,就因為新冠肺炎回不來。現在回到家來只有一個多月,認真地希望重新負起父親的責任,但是孩子完全不買帳,把他批評得體無完膚。

母親說:「他離家時孩子只有六歲,現在已經八歲。他不知道孩子長大了,還把他們當作小孩子看待,他們當然不服氣。」

我們也留意到父親與孩子說話,真的還是使用baby talk,把他們當作小嬰兒。而這兩個小兄弟卻說話老到,十分機警,父親完全不是對手。父親也嘗試使用權威,但都被他們反過來敎訓一頓。相比之下,父親更像是他們的小兄弟,孩子才是長輩。

很多長期離家的父親,往往發覺回到家來,總是格格不入。孩子與母親長期相伴,比父親更瞭解母親的情緒需要,父親的角色完全被孩子取代。身體是回來了,但是人卻被拒之門外,很難找回自己的位置。如果夫妻感情堅固,一家人也較容易重新適應,但是如果彼此存有芥蒂,孩子就很容易被三角化。

我看這兩個孩子對父親的反應,不像基於一般的陌生感,尤其是小哥哥,簡直像個小管家。不但眼睛盯着父親,整個身體也隨着他轉,口中不斷作出抨撃,忙得不可開交。小弟看在眼裏,也跟着模仿。

母親補充說:小哥哥一直很黏她,甚至不讓她與同學的家長接觸,至今仍要纏着她一起睡!

他們都說這是個性使然,其實小孩子很能感受照顧者的內在心態。如果母親長期心情不爽,孩子就會變得敏感和焦慮,守護着母親,甚至變成一種強迫症,不能分割。我們如果只把焦點放在父子身上,就會以為這只是親子問題;如果從母子的依屬去瞭解父子衝突,就會發現孩子可能只是為母親抱不平。

因此要明白父親或母親與孩子的管教問題,就不能忽略父母之間的關係。

其實兩個孩子知道父親要回來,曾經十分興奮,也是他們親自下樓去迎接。但是興奮過後,四人共處在一間小劏房內,所有未解決的問題,都會迎面而來,讓他們成為困獸鬥。

關鍵就是:夫婦間有沒有解決不了的瓜葛?

母親坦白承認,她與丈夫矛盾重重。丈夫兩年前去了鄰近國家,名義上是為了工作,實際上完全沒有向她交代。她獨自在夫家生活一點也不容易,最後也是帶着兩個孩子離開。丈夫一走兩年,現在回來了,看起來十分輕鬆,除了埋怨孩子難教,無論妻子提出什麼投訴,他都解釋說:「是她自己想不開吧了!」

妻子說:「他完全不覺得夫妻之間是需要商量事情的,突然跑掉,去了別的國家,也不認為需要有個合理的解釋!」

丈夫說:「不是說過基於工作需要嗎?她老以為我有事瞞着她,懷疑我在外頭有女人什麼的,其實都是她自己想不開!」

他的一句「是她想不開!」還没有講完,小哥就撲過去當頭給他一個大巴掌,跟着拳打腳踢,肆無忌憚,打得霹靂有聲。

我們都嚇了一跳,怎樣也拉他不住。父親卻好像已經習慣了,沒有太大反應,只當是孩子不懂事,母親教得不好。

如此三番四次,每當父親無法回應妻子,或責怪妻子不妥時,小哥就會挺身而出。連母親都看得出兒子是偏幫自己,為自己出氣。但是父親卻不以為然,不停淡化孩子對自己的恨意,只當是孩子生病了。

在我們的家庭評估案例中,很多被診斷為多動症,或別的精神症狀的孩子。從個人的行為來看,他們的確吻合這些病症的準則。但是從家庭環境去看孩子行為,我們往往發現,孩子的行為並非絕對屬於自己。很多時候他們會因各種情況而扮演了一個角色,為家人完成一些他的自己無法處理的工作。

處理婚姻問題是夫妻的工作,如果父母不成功或不面對,孩子就會乘虚而入,擔當起守護的角色。很多孩子的精神病徵,都是基於這個種互相牽制及平衡作用。所以究竟是孩子自己有毛病,還是為了家庭關係而發病?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問題,因為兩者的處理方法是大大不同的。

像這兩個孩子的「多動症」,顯然是受了父母那股長久沒有解決的積怨而激發。要孩子健康成長,父母必須面對彼此的分歧,才能一同處理孩子問題。

如何改善夫妻關係,當然不是易事。妻子多年來的不滿,丈夫長期的冷漠,兩個孩子的不斷介入,要改變一家人的惡性循環,是需要精心經營的。

可悲的是,很多父母寧願給孩子用藥,也沒有信心改善家庭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