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李維榕專欄

度日如年


作者: 李維榕博士

原⽂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故事從家開始>


攝影: 阿執司@4砵典乍街



我很喜歡過年,這是一個從小就養成的期待,陪着我一年年長大;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有新的一年,就必然有新的出路。


但是兒時的一年很長,成長後的一年卻很短;好像還沒有站穩腳,一年又過去了。其實年有多長多短,全靠你怎樣過,與年齡無關。最喜歡聖嚴法師的一個笑話:有個患了重病的人,只剩下三天壽命,問他打算怎樣打發。他說:「第一天把各種後事處理妥當,第二天與家人道別,第三天就回去工作。」每個人都以為此人一定是工作狂,沒想他的回答卻是:「因為在辦公室裡,可以度日如年!」原來這也是一種延長壽命的方法!


我有一次患了重病住院,每個來探病的人都對着我愁眉苦面,讓我知道大概時日無多了,不得不好好想想還有什麼後事未了。但是除了還沒有改好學生交來的期末作業,就想不起有什麼要事,一想到也許這次不用改功課了,心中就十分慶幸。


後來大病不死,還是逃不過要為學生的作業打分!


創傷大師Gabor Maté 認為,過分投入工作,是導致各種惡疾甚至促成早死的元凶。他在一個兒科醫生的喪禮上,聽到有人讚這位醫師一生盡忠職守,患上癌症後,還天天回到醫院值班,直至逝世的一天。他就說:正正就是這種「不能對工作說不」的社會價值觀,讓太多人積勞成疾,浪費了大好人生,所以千萬別鼓勵這種害人的犧牲精神。


究竟工作令人度日如年,還是讓人挨出疾病?


很多專家都同意,多種惡疾都是基於長期被壓制的情緒找不到出路所促成,不單止是精神病和情緒病,還包括癌症和其他病症。因為壓制情緒同時就是壓制免疫系統,怪不得百病叢生。

工作佔據了我們大部份人的人生,工作上所帶來的焦慮,也影響了我們的心態。男性的憂鬱症,大都與工作有關。因此工作影響家庭,家庭影響子女,那是一連串的精神健康問題,不容忽視。


而女性的憂鬱症,却往往針對家庭關係。我看見一位女士神色凝重,身體僵硬,問起她來,就忍不住淚下如雨,她說:「生下孩子,不但沒有獲得丈夫的支持和保護,只受到夫家無理的攻擊和奚落」,而孩子已經十歲,患上焦慮症。母親雖然一直表現得很堅強,但是婚姻的不幸,從夫婦之間的身體語言可見一斑,也可以想像孩子長期成長在這種氛圍中,有多麼的着急。

這絕非怪責父母,因為父母也有自己的創傷。他們大都特別愛惜孩子,問題是父母自己傷痕累累,孩子就會把父親或母親的焦慮,變成自己的焦慮。這是一種潛移默化的過程,是孩子的天性,也是孩子對父母的親情。


過去一年來,我的工作都是聚焦在孩子的創傷問題。很多人以為只有家暴和虐兒才會造成創傷,其實對孩子來說,家人不和,父母親的安危,都會為小小心靈帶來很大的挫敗,影響他們的個性發展,甚至產生精神病徵。trauma 來自希臘文「傷口」, 傷口沒有痊癒,會一直為害無窮。


孩子的經歷,也不知不覺把我帶回自己兒時的經歷,逼着我重新面對很多以為已經遺忘了的失落。讓我更加堅信,要解救孩子,大人就要勇敢面對及處理自己的創傷,不要讓這強敵一代代留傳下去。


首先要知道,傷害我們的並不是發生在身上的事件,而是這些事件在我們身上所留下的烙痕,是怎樣地成為我們潛意識的一部分,不停控制着我們的思考和行為模式。


要有所改變,就要刪除舊模式,重新裝上新的程式,首先就是學習調整自己的內在心態和情緒:


1.     面對傷痛,不必強作樂觀,也不要滿足別人的期望而否定自己的本性。


2.     然後與過去的創傷劃清界線,不要讓它變成現在的主人。


3.     要發怒時發怒,正常的憤怒長期不能宣洩,就會造成疾病,尤其癌症。


Maté 認為,癌症是身體應付外來壓力的正常回應。長期敢怒不敢言,是造成病患的主因。他提出的研究表示:同樣對婚姻不滿的女性,那些強忍着不出聲的,比起那些表達不滿的,其死亡率增加四倍。所以百忍不會成金,反而成癌。


作為一個家庭治療師,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處理好自己的關係問題。歸屬感是人類的基本需求,關係不好,就會給人帶來趕不走的焦慮。而那種不被愛、不被尊重的煎熬,長期失控的恐懼和缺乏安全感,才是我們的最大敵人。


要改變多年養成的模式當然不是易事,好在大腦的可塑性很高,它會不斷受環境影響而轉變,尤其是人際關係的互動。但是大腦也很懶惰,它把吸收的東西全都納入潛意識或下意識內,然後由得這些意識以自動波去操作,因此很多習以為常的行為,除非有重大衝擊,大腦都會得過且過,不加管促。


因此,我的年終反省,就是增強大腦的警覺性。度日如年,等於天天都要反省,這倒不是壞事,讓大腦不能偷懶,每天都經歷被塑造一次,讓每天都是新的我。

1,22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Hozzászólások


bottom of page